在运营商网络架构重构这场变革中,运营商世界网 汪莹/文

原标题:中移开启2018年2G/3G/4G核心网新建设备采购 原来它才是重点!

LTE网络是一个只支持数据通讯的网络,本身不能支持传统的语音通话业务。目前来说,无论是TDD还是FDD,其90%以上的领域都使用相同的技术,都是LTE的一种分支技术。但是中国目前已经商用的4G技术,还暂时无法让语音业务融入4G通道,因此现在的4G手机主要采用以下两种方案应对,一种是SVLTE,另一种则是CSFB。

多说不如多做,有的时候,干就完了!对于运营商网络架构重构而言,时不时的来个理念创新并不难,难就难在真正敢于在现网中实践。

更多资讯可登录运营商世界网(telworld.com.cntel_world

SVLTE,就是4G网路和2/3G网路同时待机,语音业务的时候启用2/3G网络通道,而上网的时候使用4G网络,即上网和通话时分开使用不同的网络,互不干扰。但是两个网络同时待机也存在增加功耗,减少手机续航的问题。这种方式对网络的改造要求最低,且可实现语音和数据业务并发,可以满足运营商早期快速发布LTE智能手机占领市场的需求。

近日,经常“带节奏”的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再放大招——中国移动开启耗资37.88亿的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。无论从采购规模还是采购内容来看,本次集采在国内NFV领域都堪称空前。

运营商世界网 汪莹/文

CSFB则是另一种解决方式,就是在上网时使用4G网络来进行高速网络冲浪,然后在打电话时回落到2/3G网络进行通话,打完电话之后再回到4G
LTE网络。好处是不会像双待机出现双信号和增加功耗,缺点是回落有一定的延迟,有可能在移动出了LTE网络覆盖范围的时候,通话发生中断,并且如果在语音通话的时候用户有数据业务的话,数据业务也会回落到
2/3G通道。这种方式对网络没有额外要求,但终端实现比较复杂。

那么,当产业来到5G规模建设窗口期,中国移动为何如此大手笔狠砸NFV?这对于运营商网络架构重构又有何重要意义呢?

日前,中国移动发布了2018年2G/3G/4G核心网新建设备集中采购项目公告。公告称,此次项目采购主要包括河南公司分组域设备、上海公司PCRF/SPR设备以及云南等5个省公司的DNS设备。

然而不管是SVLTE还是CSFB方案,都相应存在弊端。为了能在4G网络上顺利开展高质量的语音业务,运营商正积极部署VoLTE技术。VoLTE全称Voice
over
LTE,是一种IP数据传输技术,无需2G/3G网,全部业务都承载于4G网络之上(同时包含数据与语音业务)–这才是将来LTE语音通话的归宿。

商用进展缓慢,亟需现网实战提速

据运营商世界网了解,此次项目采购采用标包招标,共划分了三个标段。其中河南公司采购主要涉及融合策略与计费规则功能单元,需求数量为635万PDP;融合计费网关为20KCDR/S;系统架构演进网关、GPRS业务支持节点,共计653万PDP;移动管理实体设备以及GPRS分组控制单元为432万PDP。

据了解,VoLTE带来最大的便利就是接通等待的时间更短,而且音视频通话效果相对3G更出色。在通话方面,VoLTE与2G/3G有着本质的不同,VoLTE是建立在4G网络全IP条件下的端到端语音方案,且采用了高分辨率编解码技术。因此VoLTE相对于2G/3G语音通话的质量能提高40%左右,同时接通等待时间比3G减少50%,2G就更不用说了,接通等待时间需要6~7秒,差距还是很明显的。另一方面,我们经常在2G/3G网络下遇到的掉线问题在VoLTE上也会大大改善。对于运营商而言,VoLTE还会带来成本方面的好处。由于VoLTE提升了无线频谱利用率,达到GSM的4倍以上,从而大大降低了网络使用的成本。

众所周知,在运营商网络架构重构这场变革中,SDN/NFV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。其中,ETSI(欧洲电信标准化协会)早在2012年就提出NFV理念,希望能够用通用IT设备来取代目前网络中的传统网元,帮助运营商实现软硬件解耦,从而实现统一硬件平台+业务逻辑软件的开放架构。

上海公司则采购融合策略与计费规则功能单元,需求数量为1727万PDP;云南等5个省公司采购归属服务设备,数量为19.24万次请求/秒,以上采购内容中标人均为一个,允许同一投标人中标多个标段。

目前,国际上已有韩国SK电讯、LG、U+推出了基于LTE
FDD网络的VoLTE商用服务。美国运营商Verizon也在2014年上半年扩大VoLTE商用服务范围。AT&T也宣布已经在一些地区进行了VoLTE初步市场推广。

从产业成熟度来看,目前NFV的标准和开源码基本成熟可用:ETSI的R2版本基本可商用,R3版本重在MANO管理、SDN协同、云原生NFV等推迟到年底;ARM架构正从移动端向DC和网络延伸。

值得关注的是,此前有消息称,运营商们都在将清频退网提上日程,中国联通已经在部分省份关闭了一定数量的2G基站,中国移动也会陆续清退3G网络。这不禁让人疑惑:既然清频退网已成行业大势,中国移动又为何要继续采购2G/3G核心网新建设备呢?

而在今年1月份,中国移动支持VoLTE的三融HLR/EPC、HSS/IMS、HSS(Home
Subscriber
Server,即HSS服务器缩写)新建设备集中采购工作已经完成评标工作。本次招标设备容量约为支持3.87亿2G/3G用户(其中0.63亿4G用户,0.19亿VoLTE用户)。

经过多年发展,基于SDN/NFV的网络云化和网络重构已经成为行业共识。例如美国运营商AT&T的NFV商用部署正在进入拐点,Verizon预测采用NFV后五年能省下100亿美元;国内三大运营商也都发布了以SDN/NFV为主线的网络重构计划——中国移动NovoNet2020、中国电信CTNet2025、中国联通CUBE-Net2.0,并各自选取了部分网元进行现网试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